无障碍浏览  政务微博  App客户端       
您现在的位置: 珙县人民政府 >> 僰乡文化 >> 远逝的僰人
僰人的重大贡献
来源: 珙县县志办      发布日期: 2011-01-20

僰人“夷中最仁,有仁道”,表明僰人在西南夷中是一支社会发展程度、经济发展水平、文明发展程度较高的古老族群。从各种史料记述中,可管窥僰人对古代宜宾和珙县开发所作贡献的点滴。

一、农业生产硕果累累

《太平御览》引《永昌郡传》记载:“朱提郡在犍为南千八百里,……有大泉池顷,名千顷池,又有龙池,以灌溉种稻,与僰道接。”秦汉时期,僰人就开始开垦农田,引渠灌溉,驯化耕牛,栽种水稻。僰道以南至朱提(今云南昭通)已在利用“千顷池”、“龙池”等水利资源种植水稻,有了灌溉农业的生产水平。

东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僰道县……有荔枝、蒟、姜。”这说的是东晋时僰道的物产,反映了僰人先民已经种植和经营水果与经济作物。《齐民要术》记述:“僰道有荔枝园,僰僮多以此为业,园植万株。”这荔枝园规模之大,可以想象。《郡国志》载:“僰在施夷中,古谓之僰僮之富,以荔枝为业。”今宜宾县打鱼村的几株千年古荔枝树,果实色绿味甘,相传为唐代贡品。

《华阳国志·巴志》记载:“东至鱼复(今重庆奉节),西至僰道,……树有荔枝,蔓有辛蒟。”据专家考证:“蒟”为胡椒科植物,又名扶留藤,实似桑葚。古人和盐、蜜以为酱而食之,味辛香,这就是著名的蒟酱。”《叙州府志》(光绪版)引《益部方物略记》载:“蒟酱,出渝、泸、茂、威等州,即汉唐蒙所得者。叶如王瓜,厚而不泽,实若桑葚,缘木而蔓,子熟时外黑中白,长三四寸,以蜜藏而食之辛香,能温五脏;或用作酱,善和食味。”僰人用蒟子造的蒟酱,堪称美味,盛名远播。由于当时僰道有便道可通至牂牁江(今白磐江上游),再沿江至南越(今广州),这些蒟酱也由商人远销南越。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遣唐蒙出使南越,唐蒙在南越吃到蜀地蒟酱。《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蒟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唐蒙在南越得此路线信息后,回长安想汉武帝上报,始有按照这一路线筑“南夷道”,“自僰道指牂牁江”之举。僰人不但生产远近闻名的蒟酱,还为沟通中原与南方经济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僰人还种植茶叶、苎麻、叶子烟、高笋、洋姜、山葱等,也从事狩猎、打鱼、手工业等。

二、僰道开发功不可没

据湖北云梦《睡虎地·秦墓竹简》和《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述,“道”是秦汉之际设在少数民族地区的县级政权建置,宜宾古为僰人聚居之地,故曾设僰道以辖理之。据《舆地广记》说,宜宾是“秦曰僰道”,也即僰道置于秦时。公元前316年,秦国惠文王灭巴蜀后,随即于公元前314年在四川推行郡、县制,也约于同时在川南置僰道。僰道新置后,秦惠文王之子秦昭襄王急派蜀守李冰到僰道进行开发。《华阳国志·蜀志》记述:“僰道……亦有神,作大滩江中,崭峻不可凿,乃积薪烧之。”李冰到达僰道(今宜宾)后,便发动和组织当地僰人等民众,贡献人力、物力和财力,烧崖破石(因当时铁工具不发达,便将山上树木砍伐置于岩上,放火燃烧,将岩石烧红,随即用冷水浇注,岩石破裂,便于开山凿石修路),兴修水利,修筑道路。至今岷江上游还有一山名“红岩”,当地还有“秦汉开发僰道,李冰火烧红岩”之说。经过李冰率的开发建设,僰道的政权日益巩固。僰人等民工还参加梳理岷江、兴修水利、修筑道路等工程。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为了经营西南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即派“常頞略通五尺道”(由僰道至今曲靖)。这一浩大工程建设的担子又落在了当地僰人肩上。

汉武帝时修筑“自僰道指牂牁江”的“南夷道”时,僰人也是民工主力。《史记·货殖列传》对修筑“西夷道”与“南夷道”有“散币于邛、僰之野,千里粮粮”的记述。因此,在秦、汉王朝,僰人为开发西南地区,促进中原与边区的经济、文化交流,起了很大作用。

珙县境内的南方丝绸之路——五尺道遗迹

三、宋军马匹主要供给

南宋时期,宋军北方马源断绝,在叙州(今宜宾)设茶马互市,以茶叶和货物易僰人之马,川马成为宋军主要乘骑马匹来源。马货交易,也促进了叙州经济繁荣。

四、维护巴蜀社会安定

僰人“夷中最仁,有仁道”。他们积极拥护秦、汉王朝建立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积极拥护汉武帝为安帮定国所采取的“统一货币,朝廷铸钱;实行盐铁专卖;算缗钱;推行均输、平准政策”等措施。《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南夷之君,西僰之长,常效贡赋,不敢怠惰。”这就是说,自僰侯国建立以来,常向朝廷进贡,维持着与朝廷的关系,加之他们勤勉劳动,善于经营,改进生产技术,促进了巴蜀(包括古宜宾珙县)经济的发展,为社会秩序得以安定奠定了物质基础。

附录:

叹 僰 人
阮璜(清·宜宾人)

重云惨结僰云秋,崖下泉声吊首邱。

木处石居谐骨肉,髻椎舌结傲王侯。

当年狂逞无遗窟,此际从风处远州。

回绕山河堪怅惘,徘徊一望感人愁。

 

脱去僰道的沧桑
王建新(珙县人)

从线装书的昏黄里寻觅入口

僰道哦

是否不再叩问你的始祖

其实,自然天成就是你巨龙的

原本风度

鸟瞰西南夷的部落族群

高山耸峙、河流纵横

折断逆流两千多年的目光

川滇黔交界的要津咽喉

三江汇聚的心脏波涛汹涌

穿云破雾的脊梁,驮着巴山夜雨

自大的夜郎、擎天的栈道

古道西风中

汉人商贾的丝绸锦帛

铁器工具,换回了牦牛、笮马

金银与僰僮

无论远离春秋战国的群雄割据

血雨腥风

还是在楚汉之争的肋骨里酣睡

你都一度裸露亘古的沧桑

物华天宝依然潜伏霸主的战略

利刃的阴谋

秦开五尺道,汉通南夷道

是秦皇汉武垂涎欲滴的大河

于是李冰僰国安营扎寨、积薪烧岩

常頞、唐蒙拓路的官宦英雄

便走进了《史记》和《华阳国志》的内容

有凄凄惨惨的如泣如诉

也有后世点评的如颂如歌

但秦砖汉瓦下的血统盘根错节

那别样的牛车木轮、商队马帮

毕竟生动了僰道上的民俗民风

相关文档:
Copy right 2017 www.gongxia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珙县人民政府网站 | 使用帮助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珙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珙县人民政府电子政务外网中心建设和维护 联系电话:0831-4012836 E-mail:gxxxzx@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蜀ICP备12000425号

川公网安备 511526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