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 四川省人民政府| 宜宾市人民政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僰乡文化>概述
僰人与悬棺:一部厚重的地域文化史诗

一个外地人,从“三江”(金沙江、岷江、长江)交汇的宜宾城区出发,过南门大桥,往南而行,便进入了万里长江的第一支流——南广河流域。蔚蓝色天空稀疏而缓缓飘浮着的白云,莽莽苍苍大地波涛般森林的黛绿,摸顶而过。驾车行驶在宽阔的宜(宾)珙(县)水泥公路上,约45分钟车程,就到了一个被誉为“中华僰人故里”的地方。这方热土蕴涵神韵而又充满活力,它的名字叫“珙县”。

中华僰人故里——珙县区位图

《珙县志》(旧志)记载:“珙本古西南夷服地,秦灭开明氏,僰人居于此,号曰僰国……”珙县之地在先秦时僰人就居于此,属于“僰侯国”的重要辖地,因此珙县今亦誉称为“古僰国”、“古僰之乡”、“古僰圣地”或“僰乡”、“僰都”、“中华僰人故里”。而今僰人已经消失了,真真切切留存在山岩上的悬棺、岩画、石堡寨等,告知今天的人们,在珙县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曾经居住过被称为“僰”的族群。

《珙县志》(旧志)有关僰人的记述(叶元富 2010年11月摄

在地理坐标上,珙县地处四川南部边缘,位于北纬27°53′—28°31′、东经104°38′—105°02′之间。北距宜宾市城区46千米,南与大雪山相连。幅员面积1144.8平方千米,2009年末总人口42万人。沟通云、贵、川三省的叙(永)高(县)、(四)川云(南)、宜(宾)威(信)主干公路在境内交汇,宜(宾)珙(县)、金(沙湾)筠(连)铁路贯穿县境,是宜宾南部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

珙县县城所在地巡场镇,是川南最大的建制镇,2009年末人口128632人,城区面积近10平方千米,二级水泥公路直通宜宾城区,1小时内可达宜宾机场和长江航运码头。

距珙县县城60千米的南面有一条发源于云南省威信县的邓家河(也称落雁河),这条河在当地老百姓心中还多少有些份量。因为它在流经珙县的曹营乡、罗渡苗族乡一带时,见证了河两畔悬崖上一部沉重的历史书卷。由因这部书卷,引领多少专家学者和中外游客游弋在一个消失了的僰人族群的迷津之中,探寻那远去的刀耕火种、别样风情与厚重文化,走近那豪气侠骨般的刀光剑影与鼓角争鸣。

万里长江第一支流——南广河

《珙县志》(旧志)有关僰人悬棺的记述

 

邓家河与洛亥河在罗渡上渡口合流便成为南广河,南广河的第一条支流小河叫螃蟹溪,这螃蟹溪水是从一个叫“麻塘坝”的地方流出。麻塘坝长约10千米,平均宽度约2.5千米,谷底平坦,是大片的农家稻田;两旁是摩天的悬崖峭壁,崖壁脚下有一条环路方便游客漫游观赏。就在这两旁刀砍斧削般百多两百米高的崖壁上,一个在400多年前已经消失了的山地族群,用木桩挑乘着不知其数(现存近300具)的硕大棺材。这些棺材,就是闻名中外,被学术界誉为“千古之谜”的“僰人悬棺”。

悬棺多呈重叠形散乱放置,给人一种零散紊乱的感觉。在放置棺材的岩面上,还有一些不知用什么颜料绘涂上去的红色、白色的图画,线条简单粗犷,颜色鲜艳如新,点缀着崖壁上沉寂的具具棺材,仿佛是让那悬崖绝壁上飘浮着的魂灵也能享受到文化的情趣和艺术的陪伴。

悬棺葬是古代先民发明的一种葬式,它与土葬、水葬、天葬等一样,都是人殓埋遗体、处理遗体的方式而已。只是缘由僰人在明朝万历年间(1573)从历史舞台上一下子消失了,而僰人又未曾留下自己的只言片语,使得珙县大地上曾经的僰人和现存的悬棺,以及僰人的许许多多,成为了今人弄不明白的谜。

麻塘坝的“九盏灯”是用肉眼观察悬棺和拍摄悬棺影像最理想的地方,也是进入悬棺景区大门后的第一个主要景点(大门外还有棺材铺、老鹰岩、石船等景点)。它的得名是因为不知哪个年代的僰人曾在此悬崖上为亡魂点过九盏冥灯而流传了下来。僰人崇拜鬼神、崇拜英雄,他们在这里的悬崖上葬了不知是哪一代的一对僰王夫妇,又在棺材侧边钉上了3根扁形长木枋,每根木枋上凿了3个孔,每个孔里放置1盏油灯,用它照亮亡魂攀登仙界的道路,也祈愿僰王的魂灵永世万代指引后人战胜困难,建设幸福的家园。围绕这对僰王夫妻棺的左右和下面还放置了30多具棺材,里面长眠的或许都是一些“王亲贵胄”吧。与这一片悬棺相对应,有一个天然的石灰岩高台,称“点将台”,高30米左右,与放置悬棺的岩壁面只有10米之遥,其间是一条裂缝相隔。这就让人联想是不是什么神灵用斧头将岩石砍削下来放在此,以方便僰人子孙拜祭先人的。一条石级小路通向点将台上,据说僰人每年的农历九月初九都要到这个台上举行祭拜活动。脚踩在这块高台上,能够清楚地看到棺材和棺桩的纹理、痕迹,以及九盏灯的灯座和灯孔。

从点将台侧拾级而上,是一个天然大溶洞,名大洞(也叫僰王洞),相传是历代僰王修炼的地方。僰人信奉阴阳风水术,僰王把生前的向往(修炼)与身后的追求(升仙)都选在了这里,可见这里应是一方难得的风水宝地。

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域族群,为何偏偏要把自己的历史写在悬崖峭壁之上呢?也许因受民间风水文化——“葬高棺者,作高官矣”的影响,是他们祈求显贵发达的夙愿表达。民间传说,当年诸葛亮征“南蛮”,遭遇了会飞檐走壁的僰人,双方伤亡惨重。诸葛丞相心情非常郁闷,寝食难安。一天夜里,一个僰人的探子潜伏到了诸葛孔明的军帐外,试图偷听军事机密,被孔明发觉了,作为军事天才的孔明心生一计,速邀关羽陪他喝酒,喝到半醉时假意低声对关羽说:“那僰人有勇无谋,并不可怕,好在他们愚蠢不懂风水,如果他们把自己先人的尸骨葬在邓家河两岸的悬崖峭壁上,那他们就可以世代拥有天下了。”僰人信以为真,便行起了悬棺葬。僰人不知道精通天文地理的孔明的意图是让阴风吹化他们先人的尸骨。先人的灵魂不得安宁,后人也就不战而败了。虽然只是传说,但表明的意思非常明确,僰人之所以悬棺高岩,是祈求显贵发达,是一种理想化的信仰追求,并带有浓厚的地域群体的原始宗教色彩。

从九盏灯向麻塘坝的深部走去,可见坝两旁峭壁上时不时有着三三两两的悬棺,距离地面一般都很高。岩缝中长出的几兜青青野草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像人眼眶里欲滴的泪珠儿,也许是带着永远的悲痛,昭示世人要记住导致僰人消亡的那一场凄风惨雨。

人们把一处悬棺景点叫“珍珠伞”。因由在峭壁的中部长出一块伞形钟乳石,聪明的僰人就在那“伞翼”下呈重叠状放上了几具棺材。与九盏灯的不同,置放非常齐整,从下往上看,很像一把大伞罩护着棺材不被日晒雨打,以求永存万年。

在那不可能有机器操作的时代,僰人到底是怎么把棺材放置上去的,目前找到的文献资料没有对这个问题作出记载,民间传说大多赋予了很浓厚的神话色彩。当代学术界有说用架设栈道放置的,有说利用当时的水位升降放上去的,有说利用像现代人盖楼房搭建施工架那样传送上去的,有说从岩下向上垒土搬运放置的,有的说从岩顶往下用绳索悬吊放置的。说法各异,似有道理,却无充分依据。

麻塘坝的僰人悬棺,在1974年进行的发掘中,清理了10具棺材,从棺中取出了一些随葬品,这对研究悬棺的年代和当时的文化习俗找到了一些物证材料。这些随葬品,有的陈列在麻塘坝景区的“古僰悬棺陈列馆”里,其中有一只青花瓷碗,经鉴定是明朝年间景德镇的陶瓷。通过对随葬的一些生产生活用品进行鉴定后,确认大多是宋朝和明朝初年、中期生产的,据此推断这些现存的悬棺大体是明朝时期放置上去的。从衣饰、骨骼等也可以窥探到一些僰人的体貌特征。根据悬棺考古得出的相关结果,已制作了男女僰人复原蜡像各一个放置“古僰悬棺陈列馆”里,供游人参观和研究。

像麻塘坝一样的僰人悬棺,在珙县域内的洛表镇、曹营乡、王家镇、洛亥镇、罗渡乡、石碑乡、上罗镇、底洞镇、下罗乡、珙泉镇、孝儿镇、沐滩乡等地均有分布。悬棺最为集中、数量最多、保存最完整的除洛表镇的麻塘坝外,还有曹营乡的苏麻湾。这两处悬棺区被誉为“悬棺葬的天然博物馆”,1956年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1月13日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文物保护标志碑

僰人悬棺的方式有多种,其中主要的有三种。一是在岩面打孔钉木桩,把棺材放置在木桩上,叫木桩式;二是在高岩的上中部凿成长方形石龛,把棺材塞进石龛里,叫凿穴式;三是利用现成的岩洞,把棺材放在里边,叫原始洞穴式。

与苏麻湾隔河相望,在邓家河南畔,有10多个冲天石柱(也称石笋)构成一幅美妙的“石林”图。石笋顶部较平者有用石头砌成的山寨,形如碉堡,据说曾经是僰人避兵防御之所,故称“僰人石堡寨”。1991年4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发〔1991〕50号文公布“僰人石寨群”为“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文物保护标志碑

鸟瞰石堡寨,寨群合五行排列,互为犄角,彼此呼应,连绵起伏,错落有致,给人一种古典原始的美感享受。可以想象,僰人设计施工建造的巍峨雄壮的石堡寨,在当时该是多么浩大的一项工程。

稍远眺望,清晨的云蒸霞蔚像轻纱披在石堡寨上,若隐若现,渺然迷离,有虚有实,刚柔相济。迷离的晨雾散去之后,高低相匀、雄奇峻伟的石笋倒映在碧波渺渺的邓家河中。水中的石笋,云影中的石堡寨群,仿佛连成了一体,像迷幻的琼楼玉宇,又似飘动的街市,堪称奇观。山寨的四周都是险峻的高山,风光旖旎,诗意盎然。

晚妆苏麻湾

这时在邓家河上,摇一叶扁舟,荡漾在温顺而娴静的河面上,一边饱览沿岸自然造化的一个个美景,一边用数码相机记录着远古僰人辛勤创造的一处处神秘,飞瀑流泉从身边一擦而过,展翅白鹭在河面轻飞点水,鱼在河中嬉戏追逐,蓝天白云,峻岩奇寨,香花野草,深绿慈竹,原始美、形态美、动感美有机交融,令人遐思,叫人心醉。

如在画中游

翻开历史文献,也称“都掌蛮”的僰人神秘消失于明朝万历元年(1573)。在一次名为“九丝之战”的战事后,僰人的身影再也没有被文字所记录。僰人真的就一个都没逃过此劫,被斩尽杀绝了吗?实际情况告诉人们,应该不可能。当时的战争还是比较落后的山地战,武器也是很原始的,川南一带又是崇山峻岭,一年四季云雾迷漫,九丝山战斗发生的时间是农历的九月初九,已是秋雨绵绵的季节。这些无疑为熟悉当地自然环境的僰人的逃逸提供了条件。虽然那些负责征剿的明朝官员为了邀赏,上奏的文书都是“诛灭”,但人们始终不愿相信僰人就这样被灭绝了。关于僰人归于何处,有着诸多说法。有的说是他们改名换姓,不敢承认自己是僰人,也不敢再姓原来的“阿”,于是将“阿”的“阝”旁改为“亻”旁而为“何”姓了,认为当地“何”姓有的就是僰人的后裔。珙县民间有“游倮倮,范苗子,何家挂岩子”之说,意思是说姓游的为彝族,姓范的为苗族,姓何的为僰人(挂岩子)。有说是僰人溃逃后散居于云贵川毗连的大片高山地区,现居于云南横江流域、贵州南盘江流域。有的观点认为云南大理的白族就是僰人的后裔,由于害怕朝廷追究,用汉语谐音字改“僰”为“白”。也有观点说在九丝城陷落之后,幸存者慑于朝廷的镇压,再不敢用“僰”的族称,并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融入到其他民族中去了。也许,面对朝廷的毁灭性剿杀,面对九丝之战的彻底失败,各地幸存的僰人采取了各种办法躲过眼前的一劫,有的逃亡外地,有的躲藏隐匿,有的改名换姓,这些都是情理之中的猜测了。好像一条小溪流入长江、一杯清水倾进大海,都成为了江海之水了。僰人这个群体最后到底归于何方,没有人知道,就像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一样。

僰人消亡了, 留下了悬崖上的高棺、崖壁上的绘画、山颠上的寨堡、岩洞里的居所、田野上的遗存,以及绚丽多彩的民间风情、璀璨不朽的文化韵律、亘古传承的精神品格,还有那许多的谜团和无尽的遐想!

 

附录:

浪淘沙
观宝山
何郝炬(四川省原副省长)
(1982年)

珙底好风光,碧岭青岗,佳杉万顷尽成行。又道观山添虎豹,林海苍茫。

七载绘新章,洛表山乡,客来茶薯饷清香。事在人为山易彩,绿满江乡。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