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网| 四川省人民政府| 宜宾市人民政府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僰乡文化>僰人之谜
僰人情思

我出生在僰人的故乡,从小看惯了家乡的“挂岩子”(僰人悬棺),听熟了阿大王起义的“龙门阵”,但是像这样集中数天沿着僰人当年走过的道路,参观僰人留下的遗迹,还是头一次。

在四川珙县与云南接壤的崇山峻岭中,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平坝——麻塘坝。平坝十来里长,一二里宽,清清的螃蟹溪由南向北从坝子中间流过,两岸是大片的沃土良田,坝边岩脚,竹树葱茏,掩映农舍,炊烟袅袅,牛叫羊吁。平坝的东西两侧,鳞次栉比地耸立着二三十座高岩。高岩的顶部和侧边,茂林修竹,青翠欲滴,远远望去,恰似一尊尊系着绿色披衫的古代战将。绝壁之上,飞挂着一百六十多具悬棺,遗留着密密麻麻的桩孔。悬棺由整木挖凿而成,呈尖顶长形七面体,颜色或铁灰,或暗红,虽经数百年风雨,仍保持完好。棺木多置于凹岩之下,或在岩壁凿孔安桩,置棺于上,或利用天然岩腔,置棺穴中。棺木或横放、竖放、叠放、搁成三角形挂置。岩壁和凹岩的顶部,红色岩画线条粗犷,色彩鲜艳,构图简练,形态生动。有人物,有鸟兽,表现骑射、渔猎、耕作、杂技、舞蹈……十分引人注目。

踏着铺满落叶的山路,我们来到参观的第二站——苏麻湾。苏麻湾距麻塘坝二十来里,也是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地方。在邓家河(南广河上游)的北岸高耸着一座巨大的褐色石灰岩,陡峭的岩壁腰部,密集地悬挂着四十多具悬棺。清澈明亮的河水从岩脚缓缓流过,深潭如镜,倒映着对岸一座座秀丽的石笋——美女峰。

麻塘坝和苏麻湾是目前保存悬棺最多而又完好的集中地,传说僰人英雄阿大王起义,开初就发生在这一带。至今麻塘坝和附近的何家岩上还有他召集兵马的“九盏灯”、“点将台”和修筑的“皇城”遗迹。明代嘉隆年间,以僰人为主的蜀南汉土各族人民(即都掌人,明统治者所称的都掌蛮、诸蛮)不堪忍受残酷的经济剥削、政治压迫和连年征剿,爆发了阿大王领导的农民起义。义军攻打庆(符)、高、筠(连)、珙、长(宁)、戎(今兴文)等县,直逼叙(宜宾)、泸二州,使得明朝统治者惊恐万状,大呼:“蜀在中国为西南重镇,叛不速付诸蛮,将望风起事,蜀岂得全?”可见这次声势浩大的起义对明王朝的打击是多么的沉重!漫游在神秘肃穆的山川,仰望峭壁上神工鬼斧的悬棺和岩画,使人感到僰人不仅是善良、勤劳、智慧、勇敢,具有高超建造技艺,发达生产、文化水平的民族,同时还是一个热爱和平安宁生活,敢于反抗封建剥削、压迫和征剿的民族,不愧为我国古代民族之林中的优秀一员。

过了珙县地界,我们来到了兴文县的德胜乡。沿河两岸的石岩上可见许许多多的悬棺遗迹。这里的遗迹与珙县的明显不同。珙县的悬棺主要是崖悬棺,即在峭壁上凿孔安桩,置棺于桩上和将棺木放置在天然岩穴。这里的悬棺主要是崖框棺,即在峭壁上人工凿出头大足小比棺木略大的崖框,将棺木嵌在崖框内。再就是珙县的棺木保存较完好,而这里的棺木荡然无存,只剩下一方方空崖框,现出一种凄凉的景象。按说这种崖框棺的棺木一般是不会坠落和被雨淋腐蚀的,但为什么崖框内连一点棺木的残片都见不到呢?当地人告诉我,这一带原来是明朝官军征剿僰人的战场。当年明兵攻打附近的九丝山时,早把这一带的悬棺毁坏尽了。悬棺是僰人的祖坟,他们认为将祖先悬之高岩,与日月争辉,是族人兴旺发达、引为自豪的保护神。可以想见当年明军毁坏悬棺,给僰人带来多么巨大的悲愤和深重的痛苦啊!

我盼望已久的九丝山到了,心儿怎能不怦怦直跳!九丝山是僰人的都会,阿大王的大本营,上建有城,“四面以丝围之,重约九两,故名。”站在山下向北仰望,在一道高高的山梁上,异峰突起,耸立着巍峨的九丝山,满山竹树,郁郁葱葱,银色飞泉,悠悠扬扬。山高一千三百公尺,方圆四十里,四面陡峭如削,仿佛一只巨斗倒扣山梁,又似一座绿色屏风直插云霄。我们从南面爬山,来到一个山坳,这里遗留有寨门基石,两侧悬崖绝壁,只有一条险道与山下相通,它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九丝城大寨门遗址。山上有山有水,有沟有谷,有森林耕地,一切皆能自足,是一个易守难攻而又困不死的战略要地。从大寨门东行不远,便是阿大王宫殿遗址。僰人当年兴盛的景象不见了,就是宫殿的柱础基石、砖头瓦砾也寻不着。荒凉的屋基上,惟见杂竹杂树和枯草在萧索的秋风中摇曳,发出令人揪心的悲吟。从阿大王宫殿西行数十米,是当年义军的粮仓遗址。据说,明军攻克九丝山后,放火焚毁了粮仓,至今遗址地里还埋有当年被烧焦的煳米。再向西行,转过山湾,是九丝城的险关西关口。它位于山梁拗口,西面是陡坡,东面是深谷,有一条小道与主山相通。西面山腰石堡上有一方明代万历元年的官方石刻,刻文称:“俯视万灶星屯,蛮巢鞠为焦土”,全是为明军攻克九丝山,剿灭僰人歌功颂德的。刻文末道出其用意“是用勒石,以志不朽”,然而无情的历史给它开了一个大玩笑,当年的“不朽颂歌”,今天却成了他们血腥屠杀僰人不可磨灭的铁的罪证!

有关那段历史,正史记载很少,我查了《明史》,仅在《刘显•郭成列传》中有如下文字:

都掌蛮者,居叙州戎县,介高、珙、筠连、长宁、江安、纳溪六县间,古泸戎也。成化初为乱,程信讨平之。正德中,普法恶覆为乱,马昊讨平之。至是,其酋阿大、阿二、方三等据九丝山,剽远近。其山修广,而四隅峭仄。东北则鸡冠岭、都都寨、凌霄峰三冈,峻壁数千仞。有阿苟者,居凌霄峰,为贼耳目,威仪出入如王者。(曾)省吾议讨之,属(刘)显军事。起故将郭成、安大朝为佐,调诸士兵,合官军凡十四万人。万历改元三月,毕集叙州,诱执阿苟,攻拔凌霄,进逼都都寨。三酋遣其党阿墨固守。官军顿匝月,凿滩以通漕,击斩阿墨,拔其寨。阿大自守鸡冠。显令人诱以官,而分五哨尽壁九丝城下。乘无备,夜半腰絚 上,斩关入。迟明,诸将毕至。阿二、方三走保牡猪寨。郭成破鸡冠,获阿大。诸军攻牡猪,擒方三。阿二走,追获于贵州大盘山。克寨六十余,获魁三十六,俘斩四千六百,拓地四百余里,得诸葛铜鼓九十三……已而剿余孽,覆俘斩千一百有奇。

……

万历改元,命刘显大征,诏(郭)成充为事官,为之副。先登九丝山,生絷阿大。初(郭)成父为蛮杀,乃以所斩首级及生擒诸蛮置父墓前,剖心致祭,乡人壮之。

至于九丝山陷落的具体情况,现存兴文县建武万历二年的五块石碑中,以明翰林院经筵讲官南充任瀚《平蛮碑记》所述较详:

秋九月,公传檄责令战厉,入帐中见(刘)显,谍言:蛮中以九日作社,椎牛大饷,且见霖潦,无搏战理,将弛兵酗酒自放。显密谕诸将发出不意,乃夜发猿臂军千人,乘飞登衔枚,取道间关雾中,迟明薄城下,斩首门虏,破关以入。诸路军取乌钪为节刻期会战,岂寅至午,所格杀惯战数百人,贼大披靡。前军引火炬烧城中顿索千余,炎焰涨天,贼势窘,赴火坠岩谷死者数万。雄王皆弃垒走,分兵大索,冬十月,取次就擒都蛮,至是尽灭。计先后下城栅六十有奇,擒名王三十有六,俘斩四千六百有奇,略地四百里。

以上史籍碑文中,尽管明统治者对那次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进行了诬蔑诽谤,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出当时镇压起义的大致情形。

 僰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奉行特殊的悬棺葬俗。相传周武王伐纣时,这个民族就存在了,封为僰侯。现在的宜宾市,有僰道古国之称。到了明代,朝廷推行“改土归流”,二百年间先后对僰人进行了十一次大征剿,都没有使其屈服。其中最大的一次征剿,是成化初,兵部尚书程信亲自挂帅,提兵十八万,历时四年,也没有攻下九丝天险,只得以败退告终。万历元年(1573年),朝廷命四川巡抚曾省吾为统帅,刘显、郭成为正副总兵,调集十四万汉土大军,大举征剿。三月从宜宾发兵,五月破凌霄峰,六月破都都寨,却始终未能攻下九丝山。九月,明军根据间谍送出的情报,利用僰人九月九日赛神日,义军将士椎牛宰羊大吃大喝,酗酒狂欢酣睡,麻痹轻敌之机,借着大雾淫雨,进行夜间偷袭,致使九丝城陷落。明军攻克九丝城后进行了“殄灭无遗”的灭绝僰民族的大屠杀。血腥屠杀之后,幸存的僰人,在高压之下,只能隐瞒自己的民族成份,默默地饮泣过活。一个具有一千七八百年历史的族就这样在历史上消逝了。

僰人的湮灭,一方面固然在于明王朝大军征剿,血腥屠杀,政治高压,敌我力量对比悬殊,但是有没有僰人自身的原因呢?蚕之作茧,不在自缚,而在于为自己创造一个有利于生存发展蜕变的安全环境,一旦发展为蛹蜕化成蛾,它便毅然用嘴将窒息自己的茧咬破,出而产卵,繁衍后代,子孙不断。僰人的九月九日赛神日,是祖宗流传下来的定制,其目的是在每年这天举行隆重仪式,祭祀神明和祖先,同时祈年禳灾,全族欢庆,祈祷人寿年丰,保佑子孙后代兴旺发达。在平常年景,到时举行社日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在明军大兵压境虎狼当前的危急关头,还需不需要一味尊崇祖训照例举行呢?不!墨守成规无希望,大胆革新有生机。这时应该像蛾一样毫不犹豫地咬破茧,勇于变革,冲破危及安全的祖宗定制,使民族出现新的转机,新的希望,从而更加繁荣昌盛。如果僰人在万历元年九月九日这天,不恪守祖制举行赛神活动,或许那段民族湮灭的悲剧性历史是会重新写过的。就像明王朝以前的十一次大征剿,包括比这次规模更大历时更长的成化初大征剿,不能灭绝他们一样!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失败在旨在为民族兴旺而举行的赛神日里。这教训多么惨重,这代价多么高昂,这件事多么值得我们深思……

(作者:黄培锦)

相关附件: